樟木头修车记

自疫情以来
号称小香港的樟木头
壹只鸟都找不到
只能去洗洗邪足推推油
偷偷MM.放生蝌蚪.
上月起,新壹轮扫黄开始
不少沐足城直接关门整顿
还在营业的沐足城,JS.也穿起了长K.
连放生蝌蚪.都成了奢望
昨天晚上
色心不死的我,游走在天桥附近
MY.小巷,偶然发现壹间小店
这间小店闪烁著曖昧霓虹
静悄悄走过去探头壹看
不大的沙发上,紧挨著坐著五六个车手.
我心中壹荡,欲望瞬间升腾
身体已经饥渴难耐
却装作壹本正经的推门而入
“老板,我要按摩,正经的。”
老板是个风韵犹存的熟妇
“我们这全是正经的。”
熟妇笑嘻嘻的说,把我拉进小店里面拐角
“按摩多少钱。”我问
“50”。熟妇笑嘻嘻的,硕大X.部顶住我胳膊
“…………,说点实在的,这里是推油还是快餐?”
“没有推油,只有快餐,200,自己选人。”
熟妇朝我抛著媚眼,似在暗示她也可以提供周到的FW.
我吓了壹跳,忙别过头 ,熟妇不是我的菜
指著沙发上壹位年轻的车手.
“就她了”
车手.穿著蓝色的及膝长裙
她看向我,双方确认过眼神,知道是对方想要的人
沿著狭窄的铁质楼梯,我们壹前壹后上了二楼
进了昏暗的爱之房
蓝裙车手.车身长.大概162cm,体重不到50公斤,车身.苗条,漆面.雪白
她魅笑望著我,慢慢褪下裙子bra
下半身竟然是系绳的丁ZK.
“妳傻看这干嘛,TYFT.下啊”
“哦哦哦”
我赶紧脱得精光,躺在小C.上(C.上环境实在不雅)
此时JB.已壹柱擎天,车手.S.手玩弄一会,就戴T.坐了上来
我们开始了人类歷史上最伟大的运动(这部分多写也会屏蔽)
完~

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