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从上海玩到广州,做过群管理,玩3000+车手,该收心了。

此为总结帖,算是对自己的风流史,做个总结吧。
我2014年,因为工作原因去了上海,在那边呆了4年,也玩足了3年,主要玩QM,2017年回广州玩SN、AM这些。那3年,应该是我玩得最疯的三年,从菜鸟被人带进圈子,然后玩出经验,遇过仙人跳,趟过雷,玩转梦寐身材……
这两年开始玩的人,估计没怎么经历过QQ群的时代吧,不过不用遗憾。我不也没经历过东莞那个时代嘛,但在2041年左右,恰好是东莞风流时代衰落的时候,那个时候本来长待东莞的佳丽们,就各奔东西了。
有一大批,就去了上海。
也就给上海的QM带来了管式FW。
开端:从吃快餐开始。
2014年去到上海,我没人脉、没圈子,纯粹靠自己误打误撞进入了一个QQ群,那时候很多QM,就流窜于QQ群里面,我在QQ群里认识了一些朋友,经人介绍了,去吃了一个300块的快餐,20分钟那种,从此,开始了3年的风流生活。
3年来,就沉浸在QM圈里。
那时候在上海,QM分为两批菇凉,一小批就是有JT带着,QQ都是代聊帮忙搞的,这种团体式的,风险很高,JC基本都会扫这种有组织的。所以只要在QQ里和菇凉相约时,基本都是太过骚气的话语那种,不用说就是代聊在忽悠你。代聊基本是些什么人呢?无非就是男的,或者猥琐大叔咯。
而QM市场主流的一大批,就是散落在上海长宁区、杨浦区、东蒲新区、普陀区、宝山区、虹口区……等地铁站附近的电梯房小区里,一般由两三个菇凉租一套房子,互相有个照应,她们基本都是自己在聊客户,所以有时候要提前约好时间,不然发信息的时候,她们很晚才回复,就是在工作。
提供的FW是什么呢?除了我刚开始说的快餐,主要的就是管式服务:DL、KB、QL……,那时候很多东莞过来的姑凉们,就自己在小区里搞这些(把原来东莞那一套,都给整了过来),90分钟1P、2P那种,主流价格就是400-1000。400的基本都不怎么好看了,我一般玩600-800之间的,妹子年轻,下面紧致、服务流程到位,不少时间。
我为什么这么了解?
因为我不单单是在玩。
而且还是一个2000+人群的一个管理,那个时候上海QM圈子,风气好,像在我的群里,LY和姑凉们都在,互相交流、互相调侃,想约的就直接私聊。2000+的人中,300+是妹子,1700+是LY,备注的格式基本都是XX(区域)+MM/GG+网名。
因为在QQ群做了一个类似论坛的体验版块,如果LY们去体验了菇凉的fw,觉得很好,就写好评帖子。如果觉得很差,就写踩雷贴。如果碰到fw很不好,照片对不上人的,可以直接在群里投诉,我们管理会帮忙处理,义务性质。
虽然是义务性质,但多少都会受菇凉所托,刚下海的会让我们先体验下,然后回来做个推广。基本都是凭良心,在QM群里帮助LY,我们2000+人群,少有LY投诉。我也就依托着管理群,走遍上海多个小区,认识了不少菇凉,遇到的乐趣不少。
1、玩过一次SM,纯粹去体验,被五花大绑,被抽嘴巴,被打,当她要往我嘴里吐口水塞内裤的时候,我拒绝了,不玩了,体验过后知道自己根本不好这口。
2、试过在一个老小区里,约了一个照片还不错的菇凉,过去后发现是大妈,想走的时候被五个男的堵住了,一番纠缠后,我从3楼跳窗下去,然后大叫保安过来,受了点小伤从而逃脱了。
3、玩过一个16岁的,被爸爸带出来做的,小女孩比较好哄,那天搞完后,在她家呆了一天,搞了3次,只给了1000块,舒爽~~~后来发展了一小段时间的情侣,可怜,被爸爸操纵。
4、遇到过仙人跳,在普陀区附近的小区里,遇到了个假波,开干的时候冲进了两个男人,当时立马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看着也不像JC,还没等两个男的反应过来,直接拿起旁边的
啤酒瓶往那女的头上一砸,两个男愣了的时候,我各种砸家具,然后往窗外大喊,等他们慌了的时候,我也摸着机会跑到了门口,由于我平时出门,不带钱包,只拿手机和现金,所以我直接穿着内裤拿着手机跑了……在小区找了个杂货房,找了个大叔买了套破衣服,穿着走了。

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