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里拍拖 2

我换上昨天的YF.,准备出门。她表示要把衣物放洗衣机免得屋里全是酒气,让我先下楼。我刚按电梯下行按钮,电梯门刚好就开了,里面站一个约50s.的男人低着头出来,差点和我撞个正着。
“你系边个呀?”他盯着我说。
“我揾我老师,佢住…住嗰个单位。”我不知道门牌号,就指着余的家门。因为一梯四户,所以我这个生面Kou一下子被认出来。
“余女士?余女士?”那个男人敲了余的家门几下。但是没有应门。
“佢可能喺阳台,啱啱佢话要Xi衫。”我紧张地说,毕竟我怕他打电话给物管。
“你点入来㗎?”
…一番对话之后,余仍然没有开门。那男人打电话要物管上来。物管同样不依不饶质问我。要不是我带了校咭,我可能要被JC.带走。我当时真的很无语,余电话也不接,门也不应。
我在楼下公园坐着,手机有个来电,是余的电话。我一接听,她那边就说看到我了。然后看到她急急忙忙走过来。脸上的妆容看上去比昨天更有活力了。
我真的想埋冤下,但又碍于刚刚开始的关系,还有领导属下的关系,还是假装问问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她说“刚刚晕倒了,低血糖”,她摇了摇手里的MILO,“一整天没吃东西了”。她把另外一瓶递给我。
她这么说,我才发现自己好饿。我们很快找了个餐厅就餐。
整餐饭,我的腰疼让我坐立不安。没想到过激的性行为是如此伤身。我感觉到腰椎和大腿发麻,Yin茎也发烫,身体很空虚。这种空虚就算饱腹感也不能抵消,只觉得透不过气。餐后,我说我想回去休息下,有点头晕。她居然笑着说,体力不支了吗。
我没好气地说,你还说这种风凉话,要是痿了你是不是就开心了。
她说,好了好了,哪有这么容易,我陪你回去吧。
我脑袋里只有一句,不了不了。这是我第一次对女性这么不感兴趣。我只知道她要是陪我回去,一定是冲着上我家里。现在一想起男欢女爱,一股恶心感涌上心头。我一边说着,下次吧,一边叉着腰一拐一拐地去地铁站。
我在深圳租了套一室一厅的单位,在福田口岸附近。主要是深圳租金相对香港便宜很多,每个月能省下几千还贷。我还在顺德北滘供着套房,凭着租金和收入维持,所以生活还是比较拮据。刚到家楼下,居然发现余一直在我身后。没想到一向眼力好的我,几近虚T.的时候被跟踪都不知道。
我是不放心你,余说,我没别的意思,要是我想知道你住哪,也不急这一时对吧。你看你一路走都走不稳。
既然都到楼下了,也没理由拒之门外。毕竟现在也不是一般关系,就在我家过Ye.也没什么。回到家,关上门,我就一下子瘫了在沙发上,迷迷糊糊睡着了。
她进门后的细节记不清了,就像断片了一样。当我再醒来的时候,整个世界几乎一片漆黑,静得只听到自己的心跳。越来越清醒的我隐隐约约听到一把细微的呼吸声。依着声音看过去,看到一对小山丘在起伏。借着城市灯光的折射,看清了她的身影。她的车身.真好,从肩膀到小腿呈现出来的是起伏平滑的流线型。她接近一米七的车身长.对于我来说虽然有点高,但在同房的时候变得更加容易契合。这是我第一次这么仔细地观察她,因为以往的关系里我不能失礼地盯着她的身体看。看了一会儿,才留意到她X..前几乎一马平川。其实人无完人,这种非人造的天然美也是很不错的。我看了许久,轻轻的抱过去,发现,她原来一丝BG.,我居然也是一丝BG.。这时我不禁有了冲动,不过还是忍住了。
我蹑手蹑脚地离开床,到卫生间里打开灯,深吸了一Kou.气,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胸肌腹肌背肌还在,原来虚脱只是种感觉,并不是真的整个人瘦下去了。之前还感觉全Shen.的肌肉都萎缩了,幸亏并没有,不然又要回到使劲吃蛋白粉和撸铁的时期了,尽管我不是很大只,但是增肌还是很痛苦的。
突然发现,洗手间干净了许多,我的YF.都在洗衣机里面Xi好烘Gan了。还有我的擦脚布也湿湿地挂起来,看样子是她帮我擦了擦身体。等下,擦脚布?用擦脚布给我擦身?算了,我去淋一下。
我裹着毛巾从洗手间出来,看到她趴在C.上看着我,笑眯眯说,“你好sexy喔”。
我不禁脸红了,赶紧跑Chuang.上盖上被子,把头都盖上了。她钻进被窝,搂着我的脖子Wen了起来。我当时已经Y火焚身,反转她的身体把她压在下方,掀开了被子。洗手间的灯斜着照在她的脸上,她的X上。她的皮fu真好,素颜更加显得肤质的紧致。她抿起嘴,吸了口气,胸膛高高的顶着我的腹部。我实在难以忍受,用力搂紧她的脖子,越用力越发肉紧。

ˆ Back To Top